如何在WTO网站找到世界中国出口美国的主要商品STIC类商品总额

  [论文摘要]本文在标准国际贸易分类的基础上研究实际汇率与中美贸易差额的相关度。通过对变量使用平稳性检验与协整分析,我们发现:各类商品对实际汇率的弹性存在较大差异。我们应该利用人民币升值的契机,制定有效政策,有效缩小中美贸易顺差,优化出口商品结构。

  近年来,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持续增加。迅速增加的贸易逆差使得美国对中国的汇率政策职责不断加剧,认为中国利用了不合理的汇率政策即人民币的低估向美国低价倾销,并将美国失业率上升尤其是产业工人的失业和中美贸易的逆差都归结为人民币汇率,从而不断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促使人民币升值。在中国美国商会网站上,奥巴马对中国汇率和知识产权问题提出批评,还指出中国对美国巨额贸易顺差是“操纵人民币汇率”的直接结果。很多文献大都是直接从贸易总量上进行分析,没有结合我国贸易的商品结构进行实证研究;而有的研究虽然进行了实证分析,但是没有区分名义汇率和实际有效汇率,因而常常得出不准确的结论这不利于我们从商品结构的角度认识人民币汇率变动与中美贸易差额的相关性。本文尝试在更加细分的商品类别基础上,来从根本上揭示当前人民币升值情况下, 中美贸易顺差持续扩大。

  一、中美进出口商品结构分析

  中美贸易中进口额最大的两大类商品是杂项制品(STIC8)和机械及运输设备(STIC7),其进口金额绝对数值也远远超过其他商品,且有不断上升的趋势。总体来看,燃料除外的非食用原料(STIC2)、化学成品及有关产品(STIC5)、按原料分类的制成品(STIC6)、这三类商品的进口额一直位于第3~5位,都有稳步上升的趋势,而饮料及烟类(STIC1)进口额最小且趋于平稳,可能是由于国家垄断控制这类商品,使其进口不能随着市场需求而灵活变动。

  中美贸易中出口额最高的三类商品依次是机械及运输设备(STIC7)、杂项制品(STIC8)和按原料分类的制成品(STIC6),这三类商品呈明显上升趋势,它们都是工业制成品系列,这说明我国工业制成品出口竞争力日趋变强,且机械及运输设备涨幅迅速。初级产品出口额较低且趋于平稳。

  二、实际汇率与各类商品进出口的实证检验

  1. 本文采用的计量模型为:

  其中,LNESITCi与LNISITCi分别表示按照标准国际贸易分类法细分的第i类商品出口与进口的对数值,i=0-8,代表按照国际贸易分类方式统计的9大类商(关于SITC9未分类商品本文不予统计)。LNREER表示各年度人民币对美元的实际有效汇率指数。LNUGDP表示各年度美国GDP指数序列的对数值。LNCGDP表示各年度我国GDP指数序列的对数值。表示我国贸易政策变量的对数值,用当年进出口额在工业附加值中的比率来模拟贸易政策变量,指数化后取其自然对数记为LNG

  为了节省篇幅,本文省略了平稳性检验结果, 但结果表明各相关变量的对数序列都是非平稳的,但它们的一阶差分序列都是平稳的,所以可以进行协整分析。

  3. 协整检验结果

  (1)从各类商品出口协整分析结果表明:

  ①实际汇率弹性最大的是SITC1为1.309,而对我国出口到美国最多的SITC7、SITC8、SITC6这三类商品的汇率弹性依次为0.40011、0.1475、-0.1013影响系数较小,且第六类产品汇率弹性系数与我们理论预期相反,基于SITC1为饮料及烟类产品,带有国家垄断性质,国家应该放开管制,这样能有效缩小这类产品的对美贸易顺差。从总体来说,因为我国出口集中于SITC7、SITC8而汇率弹性不足,想要让人民币升值来达到降低总体对美贸易顺差的可行性不大。

  ②显着影响各类商品出口量的是美国的GDP,其次是我国的对外贸易政策。美国的高消费政策,增加了我国的对美贸易顺差。我国的对外贸易政策也有效促进了我国对美出口,特别是对SITC1和SITC3,这两类商品进出口基本上由国家垄断经营,其波动可能受政策性影响较大。

  (2)从进口协整分析的结果来看:

  ①所有商品分类的进口与实际有效汇率和我国实际GDP及我国对外贸易政策都存在协整关系。我国经济增长对(除SITC1类)所有商品进口都产生了促进作用。我国的贸易政策对绝大多数商品都起到了促进作用,其中对SITC7、SITC8,这两大类商品贸易政策弹性系数比其他类商品小,国家应该有方向的制定相关政策,促进这两大类商品的进口,进而可以有效缩小我国对美贸易顺差。

  ②从汇率弹性来看,首先各类商品的汇率弹性系数的符号与理论预期相符,实际汇率变小,人民币升值,我国进口量变大,即Dlnisitc /Dlnreer<0, 其中汇率弹性最大的四类商品是SITC3、SITC6、SITC7、SITC8,汇率弹性都超过1,我们可以抓住人民币升值期间,通过加大这四大类商品的进口替代来改善我国的对外贸易商品结构。特别是SITC3矿物燃料、润滑油及有关原料,历年来这类商品的出口随着国内工业产出增加而增加的,而国际市场价格上升时,该类产品的贸易逆差上升,这主要与我国对国际市场原材料的依赖程度有关,趁着人民币升值期间,可以加大这类产品的对美采购,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经济发展,缩小对美贸易顺差。

  三、相关政策与建议

  1. 实施有差别的行业利率,优化贸易结构

  在目前的贸易产品结构下,简单的汇率政策并不能有效地实现我国经济的外部均衡。汇率政策的制定应建立在贸易结构分析的基础上,央行可根据我国不同时期的对美进出口商品构成特征进行权衡并最终对汇率政策实施相机抉择。尤其是全面加入WTO后,汇率政策很难做到在同一时间对不同类商品区别对待,为了降低商品汇率弹性不同可能造成的负面效果,我国可实施有差别的行业利率政策。对于利润较低的初级产品,如果其顺差继续加大,适当的高利率信贷政策可以限制其投资并促进产业结构的升级。

  2. 转变外贸增长方式,加快我国低端出口产品的转型升级

  要通过形成内生性增长机制,带动出口结构的转型升级。具体来说,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1)以自主知识创新和技术进步为主要支撑,充分利用全球性知识和技术创新资源,加快我国出口产品向高附加值转型升级(2)限制已有较强出口竞争力和产能低端产品重复建设。(3)企业要通过引进、联合研发、品牌塑造等多种渠道,在我国现有的低成本优势、后发优势和大市场优势的基础上,逐步形成新的技术优势和差异化优势,打破对我产品的技术壁垒,在微观基础上使我国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

  3. 按贸易方式和产品分类统筹管理对美出口企业,促其协调发展

  中央和各地方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和企业的共同努力,按照贸易方式、行业和产品分类,分析现有对美国出口市场,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建立分贸易方式、行业、产品的出口企业信息管理系统,一方面对美国出口进行总量协调,及时采取自动出口限制措施,营造有序出口局面;另一方面,要分析哪种贸易方式、哪种产品易于遭受美国贸易救济措施,重点做好这些产品的预警措施,建立突发事件和快速处理制度安排,趋利避害。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你还是直接到WTO网站去咨询比较好

  [论文摘要]本文在标准国际贸易分类的基础上研究实际汇率与中美贸易差额的相关度。通过对变量使用平稳性检验与协整分析,我们发现:各类商品对实际汇率的弹性存在较大差异。我们应该利用人民币升值的契机,制定有效政策,有效缩小中美贸易顺差,优化出口商品结构。

  近年来,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持续增加。迅速增加的贸易逆差使得美国对中国的汇率政策职责不断加剧,认为中国利用了不合理的汇率政策即人民币的低估向美国低价倾销,并将美国失业率上升尤其是产业工人的失业和中美贸易的逆差都归结为人民币汇率,从而不断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促使人民币升值。在中国美国商会网站上,奥巴马对中国汇率和知识产权问题提出批评,还指出中国对美国巨额贸易顺差是“操纵人民币汇率”的直接结果。很多文献大都是直接从贸易总量上进行分析,没有结合我国贸易的商品结构进行实证研究;而有的研究虽然进行了实证分析,但是没有区分名义汇率和实际有效汇率,因而常常得出不准确的结论这不利于我们从商品结构的角度认识人民币汇率变动与中美贸易差额的相关性。本文尝试在更加细分的商品类别基础上,来从根本上揭示当前人民币升值情况下, 中美贸易顺差持续扩大。

  一、中美进出口商品结构分析

  中美贸易中进口额最大的两大类商品是杂项制品(STIC8)和机械及运输设备(STIC7),其进口金额绝对数值也远远超过其他商品,且有不断上升的趋势。总体来看,燃料除外的非食用原料(STIC2)、化学成品及有关产品(STIC5)、按原料分类的制成品(STIC6)、这三类商品的进口额一直位于第3~5位,都有稳步上升的趋势,而饮料及烟类(STIC1)进口额最小且趋于平稳,可能是由于国家垄断控制这类商品,使其进口不能随着市场需求而灵活变动。

  中美贸易中出口额最高的三类商品依次是机械及运输设备(STIC7)、杂项制品(STIC8)和按原料分类的制成品(STIC6),这三类商品呈明显上升趋势,它们都是工业制成品系列,这说明我国工业制成品出口竞争力日趋变强,且机械及运输设备涨幅迅速。初级产品出口额较低且趋于平稳。

  二、实际汇率与各类商品进出口的实证检验

  1. 本文采用的计量模型为:

  其中,LNESITCi与LNISITCi分别表示按照标准国际贸易分类法细分的第i类商品出口与进口的对数值,i=0-8,代表按照国际贸易分类方式统计的9大类商(关于SITC9未分类商品本文不予统计)。LNREER表示各年度人民币对美元的实际有效汇率指数。LNUGDP表示各年度美国GDP指数序列的对数值。LNCGDP表示各年度我国GDP指数序列的对数值。表示我国贸易政策变量的对数值,用当年进出口额在工业附加值中的比率来模拟贸易政策变量,指数化后取其自然对数记为LNG

  为了节省篇幅,本文省略了平稳性检验结果, 但结果表明各相关变量的对数序列都是非平稳的,但它们的一阶差分序列都是平稳的,所以可以进行协整分析。

  3. 协整检验结果

  (1)从各类商品出口协整分析结果表明:

  ①实际汇率弹性最大的是SITC1为1.309,而对我国出口到美国最多的SITC7、SITC8、SITC6这三类商品的汇率弹性依次为0.40011、0.1475、-0.1013影响系数较小,且第六类产品汇率弹性系数与我们理论预期相反,基于SITC1为饮料及烟类产品,带有国家垄断性质,国家应该放开管制,这样能有效缩小这类产品的对美贸易顺差。从总体来说,因为我国出口集中于SITC7、SITC8而汇率弹性不足,想要让人民币升值来达到降低总体对美贸易顺差的可行性不大。

  ②显着影响各类商品出口量的是美国的GDP,其次是我国的对外贸易政策。美国的高消费政策,增加了我国的对美贸易顺差。我国的对外贸易政策也有效促进了我国对美出口,特别是对SITC1和SITC3,这两类商品进出口基本上由国家垄断经营,其波动可能受政策性影响较大。

  (2)从进口协整分析的结果来看:

  ①所有商品分类的进口与实际有效汇率和我国实际GDP及我国对外贸易政策都存在协整关系。我国经济增长对(除SITC1类)所有商品进口都产生了促进作用。我国的贸易政策对绝大多数商品都起到了促进作用,其中对SITC7、SITC8,这两大类商品贸易政策弹性系数比其他类商品小,国家应该有方向的制定相关政策,促进这两大类商品的进口,进而可以有效缩小我国对美贸易顺差。

  ②从汇率弹性来看,首先各类商品的汇率弹性系数的符号与理论预期相符,实际汇率变小,人民币升值,我国进口量变大,即Dlnisitc /Dlnreer<0, 其中汇率弹性最大的四类商品是SITC3、SITC6、SITC7、SITC8,汇率弹性都超过1,我们可以抓住人民币升值期间,通过加大这四大类商品的进口替代来改善我国的对外贸易商品结构。特别是SITC3矿物燃料、润滑油及有关原料,历年来这类商品的出口随着国内工业产出增加而增加的,而国际市场价格上升时,该类产品的贸易逆差上升,这主要与我国对国际市场原材料的依赖程度有关,趁着人民币升值期间,可以加大这类产品的对美采购,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经济发展,缩小对美贸易顺差。

  三、相关政策与建议

  1. 实施有差别的行业利率,优化贸易结构

  在目前的贸易产品结构下,简单的汇率政策并不能有效地实现我国经济的外部均衡。汇率政策的制定应建立在贸易结构分析的基础上,央行可根据我国不同时期的对美进出口商品构成特征进行权衡并最终对汇率政策实施相机抉择。尤其是全面加入WTO后,汇率政策很难做到在同一时间对不同类商品区别对待,为了降低商品汇率弹性不同可能造成的负面效果,我国可实施有差别的行业利率政策。对于利润较低的初级产品,如果其顺差继续加大,适当的高利率信贷政策可以限制其投资并促进产业结构的升级。

  2. 转变外贸增长方式,加快我国低端出口产品的转型升级

  要通过形成内生性增长机制,带动出口结构的转型升级。具体来说,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1)以自主知识创新和技术进步为主要支撑,充分利用全球性知识和技术创新资源,加快我国出口产品向高附加值转型升级(2)限制已有较强出口竞争力和产能低端产品重复建设。(3)企业要通过引进、联合研发、品牌塑造等多种渠道,在我国现有的低成本优势、后发优势和大市场优势的基础上,逐步形成新的技术优势和差异化优势,打破对我产品的技术壁垒,在微观基础上使我国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

  3. 按贸易方式和产品分类统筹管理对美出口企业,促其协调发展

  中央和各地方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和企业的共同努力,按照贸易方式、行业和产品分类,分析现有对美国出口市场,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建立分贸易方式、行业、产品的出口企业信息管理系统,一方面对美国出口进行总量协调,及时采取自动出口限制措施,营造有序出口局面;另一方面,要分析哪种贸易方式、哪种产品易于遭受美国贸易救济措施,重点做好这些产品的预警措施,建立突发事件和快速处理制度安排,趋利避害。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中国出口美国的主要商品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